苦等兩年有餘、早在2012年IPO暫停前就已成功過會的一心堂,終於走到資本市場大門前。6月24日晚間,新股一心堂公告首次公開發行股票網上定價發行搖號中簽率為0.62%,超額認購達161倍。
  然而,與兩年前相比,一心堂所處的醫葯行業大環境已經發生了巨變。短短兩三年內,這家國內直營店規模第一的準上市公司最大的威脅已不再是昔日的藥店同行,而是正在凶猛成長中、市場已達數十億的醫葯電商們。
  對於一心堂來說,憂患隨著上市的成功一同到來:最近,政策在向醫葯電商伸出橄欖枝。業內人士稱,若醫葯電商獲得相關解禁,一心堂以重資產打造的規模化優勢將不復存在。“醫葯互聯網逐步放開是大勢所趨,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代表著醫葯行業傳統勢力及其利益的一心堂,如何適應這個全新的“紀元”?
  上市募資擴張計劃受非議
  “電子商務無孔不入的今天,居然還有藥店要走重資產的路子。”一位關註打新的投資者表示,一心堂沒有新概念,故而對其未來的發展並不看好。“一心堂的發展模式就是開店、開店、再開店。”
  根據一心堂招股書介紹,公司擬發行6510萬股,募投項目的計劃所需資金量為74926萬元。這些資金將投向直營連鎖營銷網絡建設項目和信息化電子商務建設項目。其中,直營連鎖營銷網絡建設項目即指開設新店面。這部分資金高達46926萬元;超過總募資額60%。信息化電子商務建設用資僅為6000萬。
  “門店數量全國第一,發展十幾年卻只集中在西南地區”。一位投資者指出,“往外地擴張已經晚了,原有區域也逐漸飽和,房租又不斷上漲”。他認為,一心堂繼續巨資開店“毫無必要”。
  對於門店的過度集中,一心堂解釋稱,這是公司所堅持的“少區域高密度網點”發展策略,“零售藥店覆蓋了雲南省大部分市縣,使得公司在雲南省具備了較高的消費者認知和品牌認可度”。
  “我住的這個只有幾百戶的小區,東、東南、西南、北、東北就有5家一心堂,再加上2家其他藥店,小區四周都是藥店。”雪球ID為“長風半日”的投資者表示,“一心堂的門店過於泛濫了。”
  2011年底至2013年底,公司門店數量從1505家激增至2389家。公司表示,此次募投項目中的直營連鎖營銷網絡建設項目計劃開店1350家,截至2013年12月31日,已累計開店780家,未來計劃將再開設570家。
  除了投資者的不認同,一心堂上市募資擴張計劃的合理性也引起市場分析人士的質疑。有人認為,相比新興的電商,傳統連鎖藥店行業的黃金時期已經過去。目前走的是一條“下坡路”,市場空間極為有限。“一心堂上市之後的發展恐怕障礙重重”。
  2007年,零售連鎖藥店海王星辰在美國上市,如今,其市值縮水已超一半。這一“前車之鑒”令人不敢對一心堂抱太大期待。
  電商處方藥“開禁”危局
  掛牌在即的一心堂,最近正忙著參與一場聲勢浩大的抗議行動。作為全國直營藥店數量排名第一准上市公司,一心堂與國內多家連鎖藥店一起聯名上書,反對放開處方藥網售。
  近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公佈了《互聯網食品藥品經營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該意見稿提到“互聯網藥品經營者應當按照藥品分類管理規定的要求,憑處方銷售處方藥”,試圖對解禁網售處方藥進行嘗試。在此之前,醫葯電商網站被嚴禁出售處方藥。這意味著,該計劃一旦成行,傳統藥店的一大壁壘將被攻破,醫葯電商自此將長驅直入。
  “如果政策放開,只開一家單體藥店就能申請網上銷售處方藥牌照。”老百姓大藥房董事長謝子龍此前對媒體表示,這對實體藥店來說是“滅頂之災”。
  一心堂招股書數據顯示,截至目前,直營店數量已位居全國第一。同時發起參與抗議的老百姓大藥房擁有門店數量為783家,藥店同行上市公司海王星辰的門店數量為2066家。與同行相比,一心堂的“重資產”模式尤為突出。招股書顯示,公司營業收入來源主要依靠直營藥店,醫葯零售連鎖業務是公司核心業務,銷售收入及利潤貢獻超過90%。一心堂的招股書里,處方藥的銷售占比並未單列,但是在其公司介紹中,“處方藥”銷售作為主營業務被寫在首位。
  公開報道顯示,藥店聯名反對放開處方藥網售的理由,主要是質疑網絡售賣處方藥將威脅到藥品安全性。
  資深產業研究員、分析師李佩娟則認為,真正讓這些企業反對的原因是處方藥網購的解禁將嚴重威脅到線下實體店的生存,利益才是最深層的原因。
  一心堂相關負責人此前對外表示,現有政策對實體藥店要求嚴苛。“網售處方藥一旦解禁,寬鬆的網上藥店要求對實體藥店很不公平,或將帶來線上線下惡性競爭。通過20年才建立起來的遍佈城鄉的藥品零售網絡將毀於一旦”。
  目前,對於是否解禁網上售藥尚未有定論。但許多業內人士傾向於相信,鑒於醫療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政策將會持續放開而不是收緊。李佩娟表示,電子商務已經是大勢所趨。“對於連鎖藥店行業內企業來說,與其抵制不如積極尋求轉變”。
  線上處方藥解禁或釋放千億市場
  政策監管大門的逐漸放開遇上方興未艾的國內醫葯電商行業,迎來的很可能就是對傳統藥店的一場“革命”。
  來自招商證券的研報稱,目前處方藥占全部醫葯市場比例約80%左右,處方藥網售開禁,將為醫葯電商增加至少1000億市場體量。
  “國內醫葯電商的發展速度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一位電子商務研究人士稱。來自商務部的數據顯示,2011年,國內醫葯電商市場規模僅為4億元,2012年升至16.5億;2013年,這一數字飛增至42.6億。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3年底,國內具有資質的網上藥店累計超過100家,除了京東、天貓之外,噹噹網、一號店也先後涉足。
  現在,在天貓醫葯館、好藥師網等電商平臺上,人們已經可以自助選購非處方中西藥品、保健、化妝品及醫療器械了,一位微博用戶稱,自己先後多次在網上買藥,已經適應網購藥品,“只要網站正規,保證藥品是真的,網絡確實比藥店方便得多”。
  據天貓醫葯館此前披露的消息,僅2012年上半年,天貓醫葯館引導成交就超過10億元,高於2012年全年;同比增幅逾200%。2013年,好藥師網銷售額達2億,同比增167%。
  對於醫葯電商來說,其存在的最大價值,就是比傳統藥店便宜。上海醫葯“藥藥好”總裁王海平稱,傳統醫葯流通環節一般要歷經4-6個甚至更多的環節。從上游廠家、全國總代理、省級代理到各地縣級醫葯中間商,最後到達藥店終端,經過層層加價到達消費者手中之後,藥品價格距離出廠價已經高約30%到40%。“‘藥藥好’通過壓縮渠道的長度,節省中間流通環節費用,從而壓低終端消費者的購買價格。”王海平說。對於所有醫葯電商而言,這也是共同的立足之道。
  便宜+便捷,醫葯電商正在藉此“革”傳統藥店的“命”。除了抗議政策進一步利好電商對手,一心堂們還有什麼禦敵之計?
  ■ 鏈接
  一心堂曾屢遭行政處罰
  在一心堂與其他零售連鎖藥店的聯名上書中,反對放開網售處方藥的一個重要理由是“全面放開監管難度巨大、用藥安全難保障。”
  查閱歷史報道發現,在規範性及藥品安全性方面,準上市公司一心堂自身也曾屢曝不良事件。一心堂規模體量不停擴張的同時,其管理能力卻屢屢“掉鏈子”。
  一心堂披露的招股書中顯示,公司在2009年至2011年內曾遭到過多筆行政處罰。這些處罰涉及藥品質量、超範圍經營、營銷活動不規範及商品管理等。其間,一心堂生產的多款藥品還曾因檢測不合格被貴州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曝光。
  貴州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藥品抽驗不合格質量公告2007年第二期(總第14期)不合格名單中,一心堂赫然在列。
  2009年3月8日,鴻翔藥業怡園連鎖店因銷售昆明中藥廠有限公司生產的“蒲公英顆粒”被認定為劣藥,被官渡區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處以20278元的罰款。
  2010年8月13日,鴻翔一心堂下屬一家無罌粟殼銷售資質的連鎖店銷售罌粟殼,違反了《藥品流通監督管理辦法》,被昆明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處以52515元的罰款。
  2011年1月,鴻翔一心堂出售的標識為大連奇運生製藥有限公司生產的維U顛茄鋁膠囊,經玉溪市食品藥品檢驗所檢驗,被認定為假藥,責令停售並沒收違法所得194412元。
  □新京報記者 張泉薇 北京報道  (原標題:一心堂:重資產擴張恐遭電商“革命”)
創作者介紹

男錶

pn65pned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